2d天堂老板

拓拔无敌上下打量一番方世玉,他看了一眼之前拦住他的老者。

“本座拓拔无敌,来自禁区,人王杀我禁区之人,可有此事?”

方世玉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哦,原来是打了小的来老的。是又怎样?尔等蔑视王法,擅闯王宫,本王没有株连其九族已算给足了面子。好啊,尔等竟然还敢来找本王麻烦?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!”

“方卫!”

“属下在!”

方世玉遥遥一指:“疏散民众,捉拿此獠。”

方卫:“遵命。”

接着就看到方卫吩咐一众新军招呼众食客离去,看这模样是真的要将拓拔家的人一网打尽。

而方世玉却继续坐在桌上喝酒吃菜,一边吃,一边还招呼着林峰。

“我说,林师兄,师弟我这儿够意思吧?惹到林师兄的,师弟我帮你通通都打死。”

方世玉一只脚踩在长凳上,丝毫没有一点人王的风度。

林峰依然冷着脸,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,一旁的柳灵儿戳穿道:“明明就是人家来找你这个大人王的麻烦,怎么就变成了你帮林师兄了?人王殿下,我父亲可说了,不日就给你送来王妃。”

樱桃小嘴清秀女森系写真

方世玉提着玉壶,仰头灌下一口酒,大叫三声“好!”

“嫁妆得足,否者我就带人去你家抢去!”

林峰此时插言道:“这些人来历不明,但多半不是凡俗,师弟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方世玉拍了拍林峰的肩膀:“师兄,这你就不懂了,我方世玉此一时非彼一时,好歹也是这偌大武国的王,区区几个腌臜杂鱼,怎会被我放在眼里?来来,你我兄弟多日未见,喝酒!等下自有人来处理。”

而此刻拓拔家的人却是怒不可遏。

“二叔,今日就让我等屠了这人王,居然不把我拓拔家放在眼里,他简直反了天了。”拓跋月对拓拔无敌说道。

但此刻的拓拔无敌却紧皱眉头,因为他发现场间未曾退走的高手,尽皆用神识锁定了他,特别是后厨的一个拿着剔骨刀的厨子,那人给他的压力是最大的。

还有眼前的老者,这老者虽然看起来行将就木,但是拓拔无敌还是从其身上感受到了威胁。

最终拓拔无敌对一众小辈传音道:“此次老祖给我的任务是摸清如今天下的格局,切莫意气用事!”

“那归弟的死就不管了吗?”

拓拔月义愤填膺的回道。

拓拔无敌再次偷偷地瞄了一眼九仙楼的后厨,此刻那拿着剔骨刀的厨子,正磨刀霍霍,看那样子不像是杀羊,而是想杀人。

拓拔无敌知道,自己终究是小看了天下人,禁区虽然高高在上,但是世俗中也未必没有强者,特别是三千年前,武道修炼传遍天下后,禁区隐于山巅的格局却是发生了改变。

是故,如今这个时代,禁区也在积极寻求入世,而拓拔家和上官家寻求的盟友就是伐天盟,可是这伐天盟扶持起来的人王却颇为不懂事。

一来就杀了拓拔与上官家的两个旁系血脉,此事儿传到禁区,却是闹得沸沸扬扬,后来加上太上道要在仙人渡举办弈棋大会的消息传入禁区。拓拔无敌,这位拓拔家的嫡系才在老祖的命令下入世。

一方面是了解当今天下的情况,另一方面是求证这之前拓拔归与拓拔无敌的死因,可是还未等他们递上拜帖,却是在如今这种场合遇到了人王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一向自负的修为却在这一间小小的酒楼中吃了瘪。

不是他没有信心,而是他觉得只要自己一动手,他身边的这些小小辈瞬间就会遭殃,拓拔无敌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人王安排的,还是无意中在此汇聚的,但是他不敢擅动。

而拓拔家这些小辈却一个个闹腾的紧,嚷嚷着禁区怎会怕区区世俗之人。

若不是现在情况特殊,拓拔无敌都想一个个锤烂这些混账玩意儿,看来拓拔归和上官雄的死并没有让他们意识到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的道理。

而吃饱喝足的方世玉,却看向愣着的拓拔无敌等人。

方卫已经驱散了大部分食客,但是有的食客却不愿意离去,其中二层有一桌江湖客,各个戴着蓑衣,而在一层的角落有为戴着一名乞儿的老酒饕,那人红着鼻子一边往嘴里灌酒,一边嘟囔着:“打啊!打啊!最好猪脑子打成狗脑子,小鱼儿你说对不对?”

而那乞儿却是五六岁的模样,眼睛很大,颇具灵性,但是满脸却脏兮兮的。

而在方世玉地感应中,后厨有一个膘肥体圆的厨子,正在不合时宜的磨刀,那“咔咔”的磨刀声传入了大堂中,声声入耳,为这有些凝滞的气氛又平添了几分肃杀。

而驱散完食客的方卫,却向方世玉问道:“陛下,杀还是不杀?”

方世玉扫视众人,最后目光落在拓拔月的双手上,他笑道:“这里毕竟是我武国第一酒楼,杀了人,未免多些晦气,有晦气生意自然不好。孤身为一国之王,自然不想看到如此重要的经济增长点被破坏,这样,方才那家伙与我兄弟动手,那就要他一双手即可!”

方卫提着刀向拓拔月走去:“大王说,要你一双手!”

拓拔月一听,顿时恼了,他何时受过这等气,只见他顿时拔剑向这嚣张的武师刺去,方卫武师六重,和拓跋月的武道修为差不多,但是不等方卫迎击,后厨却飞出一把蒲扇模样的菜刀。

拉菜刀砍在拓拔月的剑上,剑应声而断,接着菜刀向拓拔月的双手砍去,而就在这时拓拔无敌终究是动了,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辈被斩双手。

当!

拓拔无敌的一双铁拳终究是挡住了这一刀,接着另一把剔骨刀却是从后厨又飞了出来,这一次,剔骨刀直接向拓拔无敌的脖子砍去,拓拔无敌被迫迎击。

那刀并无华丽刀招,但是招招都是杀招,拓拔无敌但凡一个不小心就会顿时殒命当场。拓拔无敌疲于应付,而另一边方卫却已经带着人向拓拔月等人杀去。

方卫浑身上下血气弥漫,他是战场上杀出来的武师,拓拔月等人虽然实力普遍比方卫以及他的新军高,但是一交手,拓拔家众人却是在气势上被压了下去。

非但如此,方世玉此刻也悄无声息地祭出了“诛”字,这个字有意思的是能够附着在友军战阵上,顿时间,方卫所率领的新军宛如天兵一般,嗷嗷直叫地向拓拔家众人杀去。

那架势不死不休。

而方才那阻止拓拔月的老者,却是隐约看到隆上城的天空之上,国运化作的白虎杀神在此刻向拓拔家众人扑来。

当然这一幕方世玉也见到了,他探查了一番镜中世界睡得跟死猪一般的小白,又看了看那威风凛凛的白虎虚影,方世玉若有所思。

只见白虎虚影融入到新军的军气中与那诛字结合,新军将士们的气势又陡然提升了三分。

“难不成,这才是‘诛’字诀的真正用法?携国运,以御敌?”

刹那间方世玉有了一种明悟。

而这一幕也落在了拓拔无敌的眼中,他顾不得许多,直接拿出一块令牌,令牌之上书写着一个大大的“禁”字。

接着众人却是看到那禁字脱离令牌,落在拓拔家众人的头上,“禁”字却是艰难地挡住了,方世玉的诛字和白虎的结合。

轰!

拓拔月家一行人和方卫等人双手被一股莫名的气浪掀飞,双方倒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,反倒是方世玉脑中宛如被重锤敲击一般,一口猩红涌上了他的喉头,最终被他强忍着咽了下去。

那枚“禁”字居然是玄阶规则神文,比方世玉的“诛”字要高出一个等阶。

方世玉借着酒吞口中鲜血,一旁的柳灵儿却是机敏的将一颗丹药融入酒中,递给方世玉。

“来,民女敬人王一杯。”

方世玉接过吞下,一股清凉之意涌上心头,脑海也不是那么的涨了,他面带谢意地向柳灵儿点了点头。

而此刻,后厨那扔双刀的人厨子走了出来,他披头散发,胸前挂着一个油叽叽地围腰,肚子浑圆,脸色有一刀深深地疤痕。

此刻那立着的老者却是惊呼出声:“原来是龙榜第九彭厨,久仰久仰!”

他说此话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柳灵儿,柳灵儿心领神会,却是低头向方世玉和林峰说道:“这个人不好惹,有万人屠的称号。当年一路杀上龙榜,御兽宗在其手下可吃了大亏!”

方世玉心中一凛,要知道御兽宗可是九门之一,而且不是青云门那种破落的九门,其宗门底蕴何其深厚,居然在这个人手中吃了亏。

有趣,真是有趣!他一次微服私访,没想道遇到了这么有趣的人和事儿。

接着方世玉又转头看向第二层那一座蓑衣客。

只见其中一名蓑衣客,一跃而下,向彭厨拜倒在地:“纵刀帮,刀六,拜见堂主!”

彭厨瞥了一眼蓑衣客却是淡淡道:“我早已不是什么堂主,如今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厨子。诸位,九仙楼开门做生意,你们来吃饭喝酒,我彭厨举双刀欢迎,但若是你们来找事儿,那得先问一问我手中的刀。还有你,小子,你父亲当年可是得叫我声大哥!”

方世玉用手指了指自己?他环顾四周,那意思好像在问,是在说我吗?

接着方世玉嬉皮笑脸地向彭厨走去,手上端着一杯酒:“大伯!小侄儿,世玉,拜见大伯!”

Tagged i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