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视频观看入口

身影一闪,无仙宗宗主就已经出现在了宗门的上空,遥望无仙宗六长老洞府所在的位置,其他在长老当中,此处洞府算是最差的,谁叫这位老六不会做人。

更是由于所在的位置离宗门核心比较远,没有什么人,显得非常的偏僻,这么多年以来,这次要不是为了大长老之事,此事比较特殊的话,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去老六的洞府。

但既然需要寻求老六的帮助,面子功夫还是得做足,党党无仙宗宗主亲自到老六洞府,老六应该会感恩待德的接见自己,况且此事不是私事,是关系到无仙宗的声誉,所以老六肯定不会拒绝。

大概飞行了半柱香功夫,瞧得一处陡峭的山峰,半截顶峰都插入到了浓浓的云雾当中,更是有一小型瀑布从上而下,淡淡的白雾围绕,更是让此地增添了几份仙意。

真有如诗仙所述,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,真可谓是意境之所在,人间之仙境。

不过此等佳景,在无仙宗众多长老的洞府当中,只能排在末尾,但这也只能是在无仙宗的众多洞府拿来比较。

如果放在外界的话,此处应该算是上佳的洞府,谁叫无仙宗有一位靠前的真圣境,能看上的地方,肯定差不了,

无仙宗宗主看着此地的灵气虽然不是非常的浓郁,但此地的景色却是一绝,情不自禁的欣赏了一番,只怪自己以前都是在不断的修炼,提高自己的修为。

幸好自己的机缘不错,达到了半圣上阶,但是由于根基打的不够牢固,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突破到半圣巅峰境,可能混一个长老坐坐,从此过完这一生。

幸好机缘巧合之下,碰到了来世俗行走的无仙宗真圣,更是和自己甚为投缘,不仅是脾气,还有喜好,都惊人的相似,在得知自己是无仙宗长老后,更是表露了身份。

让自己在无仙宗的地位更是直线上升,最后更是在真圣的帮助下,突破到了半圣巅峰,更是让自己坐上了无仙宗宗主的宝座,从此以后就更忙了,完全没有时间去外边磨砺。

就算是宗门里面,许多地方也没有去过,此时看到宗门老六的洞府竟然如此的秀丽,不禁有了点失神,直到老六感应了自己的到来,从洞府里面飞身而出,来到了自己的前面,才回过神来。

俏丽多姿短裤配吊带妹妹生活照

老六穿着一身白袍,倒是很合此地的意境,只是那国字脸有点违和,不过长的白白净净,倒是显的一脸的真诚,甚至还有那么点点内向。

不过礼数还是非常的倒位,也知道对方不可能单单是过来欣赏风景,肯定是冲着自己而来,肯定还不是简单之事,要不然凭着这位宗主的性子,怎么可能亲自跑这么远。

只要下一道令牌,自己就会主动找过去,也知道因为自己的一位嫡亲血脉进入了宗门核心弟子,欠着对方的一份情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位也一直没有找过自己。

但是今天突然来到这里,很明显是需要自己把这份恩情还给对方,不过也好,一直挂着也不是事,本来就想早点还清,虽然这次不知道是什么事,但既然找上门了,肯定是很难推脱得掉。

只能冲着无仙宗宗主躬身说道:“无仙宗六长老,拜见宗主,不知宗主忽然光临在下洞府,是有何要事需要属下去办吗?”

无仙宗宗主见老六如此的明事理,更是性格这么的直接,倒是没有想到,如果能成为这种人的朋友,肯定是帮助甚多,心里更是打定主意,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位老六拉拢到自己的身边。

赶紧上前两步,扶起无仙宗六长老,更是笑道说道:“老六就是这么客气,兄长我就是好久没有见到老六,甚是挂念。

加上宗门有一件要事,需要老六出力,关乎宗门声誉,所以我才亲自过来找老六详谈,这外面虽然景色诱人,但人多眼杂,不知老六可否带兄长前往洞府一叙。”

无仙宗老六一听宗主竟然不是为了私事,而是为了宗门声誉之事,这倒是没有想到,还以为是专门来找自己报恩的事。

脸色一正,赶紧回道:“有劳宗主挂念,既然是宗门声誉之事,宗主其实大可传令即是,何需让宗主大驾光临陋府,有请有请,只怕陋府太过于简陋,恐会照顾不周。”

无仙宗宗主笑着说道:“不妨事,不妨事,都是为了宗门,兄长我辛苦一点不算什么,倒是这次需要老六外出办事,才是真正的辛苦劳累。”

说完便朝着无仙宗六长老的洞府飞去,无仙完六长老赶紧跟上,并略微慢了半步,待进入洞府后,才发现里面果不其然,非常的简陋,没有什么特殊的物件。

不过都是古色古香的物件,加上洞府不大,也就三十几个一方大小,倒是搭配的很好,让人觉的很舒服,加之这附近活动的弟子比较少,显得特别的安静。

无仙宗六长老在进入洞府后,便随手在洞口设置了几道隔音法阵,快走几步,走到无仙宗宗主旁边,说道:“宗主请坐,待在下取点泉水烧壶茶,解解渴。”

无仙宗宗主倒是没有想到,这老六竟然还有爱喝茶的嗜好,这才留意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博古架上面,放着各式各样的茶壶,还摆放着好些茶罐,这倒是发现了一个很好的沟通机会。

虽然平时自己不喜茶艺,觉的太费时间和精力,但自己却对此道有着相当深的了解,相信以后跟老六能够有许多的话题,可能拿出来说说。

在一张太师椅上随意的坐下后,笑道说道:“没有想到老六竟然如此精通茶道,倒是令兄长我非常的佩服,其实兄长我也非常喜爱茶道,更是收藏了不少的茶壶和茶叶。

只是你也知道,身为一宗之主,繁锁之事太多,都离不开兄长我,都需要我来打理,更是承担了宗门的名誉,稍有行差踏错,可能就会令宗门蒙羞。

所以兄长我只能断其爱茶之嗜好,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身到宗门当中,不过既然老六精通此道,来日有机会的话,不妨来兄长住处,挑选几件钟意之物,也能尽其本色,发挥出应有的作用。

彷在兄长那里,物件虽好,但穷其没有主人的欣赏和把玩,着实是浪费了其价值,倒不如拿到老六这里,让其再度焕发其用处。

老六切不可推脱,兄长我还想着以后能有机会过来老六这里喝喝茶,散散心,偶尔放松一下。”

无仙宗六长老倒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,请对方喝怀茶水,竟然被对方如此巧妙的利用上,这倒是没有想到,虽然不清楚这位宗主的为人,但是性格却是异常的暴燥。

稍有不喜,那就是一番痛骂,有时更是打骂一番,甚至是直接斩杀,可谓是凶名在外,但是今天却一表反常,竟然对自己温文尔雅,完全一副文人的样子。

倒是让自己有些不习惯,难不成今天所求之事,非常的难搞,堂堂一派宗主都没有办法解决?不应该啊,如果宗主都没有办法搞定,自己一个有名无权的六长老能有什么办法。

赶紧装好泉水,运用灵力将其烧开,将准备好的茶叶放入杯中,沏好茶端到无仙宗宗主的茶几上,笑道回道:“宗主请用茶,在下只是粗陋的泡一些茶,解解闷,说不上什么精通,宗主见笑了。

这些都是我们这些闲人无事的时候做的一些小事,倒是宗主你为了宗门,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更是放弃了许多的事情,才为宗门做出了如此多的贡献,让我无仙宗威震九州,令在下敬佩。”

无仙宗六长老说完这些后,都感觉自己浑身都非常的不自在,毕竟今天宗主忽然亲自来找到平时自己修炼的洞府,就觉的很突然,接着跟自己交谈了这么久,竟然都表现出对自己的好意。

加上之前在洞口就有提及这次过来不是为人私事,也就不是单纯的为了让自己报之前的恩情,这就有点想不明白了,平时跟宗主没有什么交集,也顶多就是偶尔召集宗门长老一起讨论一些事情。

私自也没有见过几次面,也都是很平常的一些交流,自己在清楚自己在所有的长老当中,应该算是垫底的存在,没有理由让平时眼高于顶的宗主这么讨好自己,所以六长老根本就想不通。

所以就没有一点底气,不知道守主要干什么,想让自己做什么,只能表现的好一点,毕竟出手不打笑脸人,此人还是无仙宗的一宗之主,可老是说这些违心的话,心里也不是滋味,得想想办法才行。

无仙宗宗主今天倒是觉得很舒畅,这老六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呆板,还是蛮会拍自己马屁的吗,也知道自己不合群,有什么好事都不叫上他,难不成转性了。

无仙宗宗主哈哈笑了几声,拿起茶几上的茶杯轻轻的茗了几口,清鲜回甘,香气轻盈,发现味道确实不错,比平时侍从给自己泡的茶可要好喝多了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虽然这老六只是顺手泡了一杯,而不是真正坐下来好好的泡功夫茶,一起聊天一起畅游这天地的那种轻闲,虽然如此,也发现这其中的差距太大了。

看来这老六虽然没有其他的嗜好,但这茶道应该是喜爱已久,并有着一定的道行了,看来回头得送几个上好的茶壶,还有茶叶过来,巩固一下感情才行。

更是笑道拱手回道:“真的太过奖了,兄长我身为无仙宗之人,本就应该为无仙宗做出贡献,何来的牺牲,再说宗门能在灵修界如此的倡盛,非兄长一人之功,那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。

不过老六你还是太谦虚了,虽然这只是简单的一杯茶,在兄长品来,可不寻常,非普通人能做到,更是勾起了兄长我一品老六泡功夫茶的兴趣,就是不知道兄长我有没有这个福份。”

无仙宗六长老被宗主老是这么提在半空中,虽然是对自己态度非常的好,更是觉的有一种另眼相看的感觉,难道这才是宗主真正的内心,平时为了掌管整个宗门,才再现出另外的一面。

不过应该不可能,毕竟一个人的本性很难改变,毕竟不是一天二天,这可是一年几年,甚至几十年,就算是真的如此待人,自己也不想攀上,虽然现在此人是宗主,可谁也不知道那天就不是了。

此人平时更是结下了不少的梁子,万一不在其位,恐怕下场会很悲惨,自己还是少沾惹为妙,更何况此时的表现,完全不像平时的样子,虽然对自己处处都表现的很尊敬,但心里面总觉的不踏实。

赶紧问出对方是为何而来,不管是什么事,既然不能推,就全当接下来,想尽办法办完后,交完差以后,应该就不会有什么理由再来找自己了。

无仙宗老六赶紧回道:“宗主太过谦了,之前在洞府外面听宗主说这行到我这里来,是为了一件关于宗门声誉之事,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,竟然敢劳驾宗主亲自走一趟。

既然是宗门之事,还请宗主道明详情,属下虽然战力一般,这一脉也没有出现什么人才,但是对于宗门交予之事,肯定会好好的完成,一定不会懈怠。”

更是躬身抱拳,再次沉声说道:“还请宗主下令,属下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无仙宗宗主对于直接询问的老六也没有太多的意外,毕竟虽然两人没什么交集,但是对于每一位长老的品性还是有一番了解的,今天老六的表现本就让自己觉的很意外。

现在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自己,倒也不出奇,虽然一开始自己是比较急着过来,想把此事交行下去,但是见到老六对自己如此识大体,更是喜好茶道,便打算缓一缓。

让老六主动提出来的效果,肯定要比自己主动说出来的要好,所以才会一直吊着老六,说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,幸好老六不善于交际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的顺利。

见到老六的态度,无仙宗宗主也收起笑容,严肃了起来,虽然之前也看到老六出手在洞口设置了隔音法阵,但是此事不容有失,必须隐密行事。

更是运转灵力,形成一个隔音的灵力气泡,包裹着自己还有无仙宗六长老两人,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无仙宗宗主,咳咳~清了清嗓子,然后沉声的说道:“六长老,本宗主今日前来,确实是带着一件事关无仙宗声誉之事,此事不能声张,更不可能让外人知道。

本宗虽然人才济济,但是此事过于特殊,必须是一位对本宗绝对的忠诚,更是守口如瓶之人才能胜任,所以本宗主思来想去,最后才决定,觉得此事也只有六长老你才才适合来完成此事。

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冒昧登门,主要是此事太过于机密,不便传唤六长老到宗内一叙,不知六长老最近有没有留意,宗门的大长老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宗门里面了。”

无仙宗六长老见宗主终于开始进入正题,竟然还提及了大长老,这位大长老在大家的心中,那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如果不是眼前这位宗主有着宗门真圣的宠爱。

那里有资格坐上这无仙宗宗主之位,有最大希望的就是那位大长老,不管是资历,还是境界,或者是人脉,那都不是现在这位宗主所能比拟的。

无仙宗六长老心里咯噔一下,难不成此事真的跟这位大长老有关,这下可就麻烦了,自己虽然身为六长老,但是跟大长老相比,那不知道隔了千里万里,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。

心里忽然没有之前的那种轻松感,变的非常的担心了,也不知道这宗主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,也不一口气说完,不过对方也知道自己的实力,自己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方。

无仙宗六长老的心里更是七上八下,整个人都提心吊胆,自己可不想参和这种层别的争斗,分分钟就会成为炮灰,再说自己的实力在众多长老当中,算是靠后的。

自己除了在飞行速度这一方面比常人快点,就没有其他什么长处了,更不会使毒,或者其他的,不过大长老倒是在这块有着非常深的研究,六长老完全想不到应对之法。

只能硬着头皮回道:“回禀宗主,在下向来比较喜欢清静,所以才会选择此处成为修炼之所,更是由于平时跟大长老接触甚少,没有什么往来,所以不是很清楚。

况且在下最近更是在修习一道法术已久,还未参破,所以根本没有想法出门,要不是宗主亲自光临在下洞府门口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参破,何日才会出去。

进来洞府里面后,相信宗主也应该发现了,这洞府附了本人,并没有其他的伺候之人,所以刚刚宗主提及的大长老之事,在下确实没有耳闻,所以还烦请宗主告知一下。”

Tagged in: